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aishicai.com/,那不勒斯

一场意甲焦点战没踢成,一场更大的战役逐渐拉开大幕。10月14日,体育法庭宣布那不勒斯因为欠席客场对阵尤文的联赛,被判0比3告负,并罚掉一个积分;同一天,意大利新增案例人数达到7332人,创下疫情爆发以来的新高。一个多月前关于观众能否进场观战的争论已是过眼云烟,现在的重点是意甲联赛是否还能正常进行。而意甲联盟此前强硬的态度,和体育法庭最终的判罚,也是意在杀鸡儆猴,希望只要政府规则允许,就要坚持把本赛季意甲踢完。

实际上,体育法庭做出判罚的依据,也是因为那不勒斯的缺席并非源于不可抗力。体育法庭认定,那不勒斯在10月3日周六晚上已经决定,不再前往都灵比赛,而当时来自当地卫生局的指示,并不足以让球队被迫放弃比赛。直到次日下午两点多,那不勒斯卫生总局才作出进一步解释,实质上禁止了加图索的球队出行——但到了那个时候,那不勒斯已经没时间再前往都灵比赛了。按照体育法庭的认知,那不勒斯等于是在前往客场之路尚未被堵死的时候,就主动放弃了比赛,而没有为参赛作出必要的努力。

如此,体育法庭将一场0比3的失利送给了加图索和他的球员们,附带一个联赛罚分——这是无故缺席比赛的标准判罚。前几年那不勒斯客战尤文,也曾输了两个0比3,但从未像这次这般窝囊。体育法庭主张10月4日比赛当天下午之前,球队征战客场之路从未被卫生局堵死,然而来自那不勒斯卫生局10月3日晚间的通告,早已明确要求阳性球员泽林斯基的密接者们——即几乎整支那不勒斯队——都需严格按规居家隔离。实际上也正是因此,在这个国家队比赛日里,天蓝军团的各路国脚都没能前往各自国家报到。

那不勒斯所在的坎帕尼亚大区,主席是左翼人德卢卡。不同于很多坚持重开一切的右翼政客,他一直是坚持强硬手段防疫的代表人物。那不勒斯弃赛时间发生后,德卢卡马上表示:“没有荣誉感的人,不配谈论体育。人们甚至没有感谢那不勒斯卫生局,感谢那不勒斯队,因为他们避免了C罗的感染。我们本可以带着‘积极’的态度和‘阳性’的检测结果(二者在意大利语中都是‘Positivo’)在场上奔跑,然后一个星期之后——C罗征服了《纽约时报》头版,为意大利争了光。”

刻薄的大嘴政客德卢卡,这一次不幸言中。那不勒斯没有去都灵比赛,但C罗还是在10天后检测出阳性。即便如此,足球也不会停下脚步:与C罗刚刚对位交锋过的金彭贝、和葡萄牙巨星交换了球衣的卡马文加,都需要照常随队参加今晚对阵克罗地亚的欧国联;而那不勒斯全队刚刚按意大利政府新规,结束了10天的隔离,在14日当日早上重新回到沃尔图诺堡的训练基地,备战三天后对阵亚特兰大的又一场硬仗。

球迷们的嘴仗已经打响:不少反尤文阵营的球迷照例挖苦斑马军团胜之不武,但也有很多球迷表示,自己是米兰或国米球迷,但这次尤文在场外赢得的3比0毫无问题,应该教教那不勒斯人遵守规矩。事件本身实际上与尤文俱乐部毫无关系,而那不勒斯做得到底是对是错,同样很难评说:球队如若在10天前如约踏上安联草皮,将会缺少埃尔马斯和泽林斯基两员大将。但加图索的球员们当时状态正佳,很难想象球队为了等这两人回归,就冒着极高的被处罚风险,联合当地卫生部门搞上这么一出。

那不勒斯俱乐部方面,在得知了判罚结果后,已经在第一时间采取法律行动,对判罚结果进行上诉。然而此前罗马的迪亚瓦拉一案,情节远比那不勒斯弃赛事件要简单:只是单纯的一个行政失误,却仍然未能追回在赛场上拿到,却在法庭上失去的1分,因此那不勒斯的上诉前景并不乐观。那不勒斯加图索的球队需要用接下来的表现,让这次在场外输掉的0比3,不至于对整个赛季结果造成决定性影响。

30年前的1990年4月,那不勒斯同样是北上远征,客场挑战亚特兰大,与彼时尚未进化的“线,然而球队中场阿莱芒,却在比赛第75分钟被对手看台上掷出的硬币击中,躺倒在球场上。赛后,体育法庭判处那不勒斯2-0取胜。在与荷兰三剑客的AC米兰你追我赶了一整个赛季之后,马拉多纳的球队最终以仅仅2分的优势抡元。AC米兰球迷一直相信,当时急忙跑进场的那不勒斯队医卡尔曼多,和巴西中场说了一句“躺在地上”,故意利用这一插曲,夸大情势,最终不战而胜。30年前的那句话或有或无,今日德劳伦蒂斯的真实想法不清不楚,从小世界杯的盛景到新冠时代的萧条,猜疑、诡诈和口水战,却始终是意大利足球世界的绝对主角。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